优美都市言情 龍嘯殘陽 線上看-第一百四十章 魔道鬥法閲讀

龍嘯殘陽
小說推薦龍嘯殘陽龙啸残阳
那怪物通身漆黑,身高约有一米二三的样子,似猩猩而又不是猩猩。但见它,目光幽黑晶亮如炬,鼻子短小鼻孔好大,且那怪物嘴阔而牙齿森白,仅仅是那獠牙就有十多公分长,而且锋利无比。
那怪物“吱——吱———”地两声尖叫,似乎是聚集了足够的能量。接着,那怪物一次次地跳跃着,似乎是要冲破那符箓和咒语的束缚。
张秋生大师停止了念诵咒语,他突然右脚顿地大喝一声“空!”那怪物竟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“吱——”
伍青云和张大师的心脏猛然一紧,它们好似被人猛然捏了一把。与此同时,那怪物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那已经回到洛日城的川岛失禁,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点点血迹瞬间就染红了医院病房里那洁白被单。
“川岛君,你怎么了?”来到医院探视的内山英太郎,关切地问道。
“啊,没,没什么?我就是突然感到胸中气血翻涌!”那川岛失禁面色有些苍白,他喘了口气强自镇定地说道。
内山英太郎命人找来了医生,那个头发灰白的矮胖男医生检查了一番。说道:“司令官阁下,川岛君是积劳成疾、体质虚弱,没有什么大问题,好好地静心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!”
川岛失禁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,他知道自己口吐鲜血绝不是什么积劳成疾那么简单。而是,极有可能是他们的华山之行露出了什么蛛丝马迹。而致使他们在镇压华山龙脉的风水局遭到了破坏,他也只是遭到了反噬而已。只是,他目前还不敢百分之百地肯定。
“青云,现在可以让小宝动手了!咱们必须挖一下看看,到底小鬼子们在这里埋了什么东西?竟然让整座华山的草木凋零、溪流腥臭!”张秋生大师朗声说道。
“小宝,动手!开始挖!”伍青云大声喊道。
“好嘞!”小宝说干就干。但见他三下五除二地脱去了外套。然后随手一丢,甩开膀子就干了起来。
“咣当!”突然一声脆响。小宝竟然有些兴奋地喊道:“青云,我好像挖到什么了东西了?”
“我看看!”伍青云说着就凑了上去。
只见,泥土里面露出了一个拳头那么大小的黑铁头。张大师蹲了下去,他用手拨了拨黑铁头周围的泥土,一不留神手指碰到了那黑铁。张大师吃了一惊,因为那黑铁如一块寒冰。竟将一股阴寒刺骨的冷,如一股电流迅速地传遍了他的全身,并刺激着他的每一寸神经。
“什么东西?这一定又是小鬼子的’杰作’了。小宝小心点,把那黑铁给挖出来!”张大师沉声道。
“好嘞!瞧好吧!”小宝一捋袖子,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,加了一把劲。他挥汗如雨,约一盏茶的功夫,一枚巨型钢钉展现在了众人面前。
“大师,这是什么东西?小鬼子在这里埋个大铁钉干什么?难道这个大铁钉就是所谓的镇龙钉?”伍青云皱着眉头、疑惑不解地问道。
“对!青云你说得没错,这就是所谓的镇龙钉。你可不要小看它,这钢制镇龙钉配上木制镇龙钉和相关咒语,那威力可足以镇压一山之龙脉。如果数量足够,用料更考究,加上实施寻龙点穴的人法术强大,就可以镇压一国之龙脉!”张秋生大师认真地说道。
都市奇門醫聖 小說
“就这么一个黑乎乎的大铁钉,会有这么玄乎?”小宝吃惊得张大了嘴巴。
不只是小宝吃惊,就连伍青云也是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。
“如果贫道猜的没错,附近还有一根木制的镇龙钉,这样一金一木两根镇龙钉相互作用,其威力可就非同凡响啦!”张大师给这两个小白做起了“科普”。
小裤裤笔记
“小宝哥,劳驾你了,继续挖!”伍青云一时兴起鼓动道。
“好嘞!瞧好吧你们!”小宝也兴奋地喊了起来。
“小宝,你慢点挖!千万不要把那木制的镇龙钉给挖坏了!这种东西挺邪性的!不然,我也不会浪费了那几张珍贵的符箓。那几张符箓可是天师留给我的压箱底珍藏!”张大师嘱咐道,看得出来张大师极稀罕那几张符箓。
“大师,你放心好了!”小宝正色道。
又过了近一个小时,一根木制的透着诡异的木制镇龙钉呈现在了众人面前。看到这根镇龙钉,众人心里一阵莫明其妙的烦躁和慌乱。
“青云、小宝你们不要盯着这根木制镇龙钉看,它极易迷惑一个人的心智!时间长了,它会让人彻底丧失意识,而迷失自我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就麻烦了!”张大师提醒二人道。
“卧槽,小鬼子不简单啊!弄得挺玄乎!大师,那我们怎么办呢?”小宝禁不住为了难。
神 寵 進化
“问你青云哥!他准有办法!”张大师笑眯眯地说道。
“要我说呀———”伍青云拉长了音,不说话了,好像是故意吊人胃口。
“青云,快说、快说呀!”小宝催促道。
“火烧,用火烧!”伍青云脱口而出。
“就这———呀!行———吗?”小宝有些失望地想,这个方法也太简单了,能行吗?
“小宝,这个方法不仅能行,而且还很有效!小鬼子的镇龙钉可是极阴之物,而火则是极阳之物,阴阳相克,你可听说过?但是,这个火要加点料,才能真正消除其阴毒。因为,小鬼子这镇龙钉的阴毒,可是凝聚了不知有多少鬼魂的怨气和戾气!”张大师尽量将那高深莫测的风水学原理,以极为简单和白话的方式说出来。因为,小宝可是一个标准的门外汉呀。
小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不一会儿,小宝和伍青云就找来了许多木材和干草。
张大师叫小宝点起了火,仅仅是一会儿功夫,那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。张大师双眼微闭,口里念动咒语。接着,他就甩出一道朱砂和黄表纸画就的符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