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《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》-第929章天魔八拍讀書

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
小說推薦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
且不提求凰夫人三人这边的交流,另一边第四战的人选出来了。
“守墓人琴魔裘御琴请战攻墓派墓鬼子骆天闻!”
校草爱上花
忽然田昊怀中的那头大白猪纵身跃起,紧接着在众人视线中化形成人,托着天魔琴纵身落在冰面上朗声开口。
当年江湖上传闻自己败在墓鬼子剑下,让音魔岛丢尽颜面,虽然真正击败她是棋圣,但这笔账得算在骆天闻的头上。
今日定要亲自击败对方,为自己,更为音魔岛正名!
“唉!往日的因,今日的果!”
阴郁的捂脸,骆天闻给了身旁妻子肖雨婷一个安心的眼神,旋即纵身跃下观战楼,来到冰沟的另一边。
“当年你没能见识到我的魔音,今日便补上!”
明眸一转,裘御琴用精神念力托住天魔琴,今日这一舞台她们音魔岛可不会缺席的。
“还请师弟妹手下留情!”
骆天闻赶忙暗中传音,他对自己有几斤几两很清楚。
琴魔虽然昏睡了十年时间,但凡是跟随那位师弟的女人,实力提升都快的不正常。
自己一个正常人还是别跟人家较真的好,否则必然会演化为一场悲剧。
“看在这一声师弟妹的份上,我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的!”
裘御琴满意的一笑,对骆天闻好感提升不少,决定不用天魔八音了。
纤巧的素手搭在琴弦上,轻轻弹动,功力混合着琴音激荡开来。
这是独属于音功的攻击方式,无形无相,但却更加凶险。
云梦千妖录
骆天闻不敢怠慢,赶忙全力运转功力抵抗。
可在琴音的干扰引导下,体内功力还是不免暴走,几有走火入魔的趋势。
不敢怠慢,身形一纵掠过冰沟杀出。
只不过刚一越过冰沟,一道宛若刀刃般的音波划来,惊得骆天闻赶忙挥剑抵挡,然后……
掉冰沟里面去的骆天闻无奈得很,只能改变战术。
虽然开战没多长时间,但琴魔展现出的手段很无解。
本以为只有音功,谁想人家还能打出音刃,如同刀气一般锋锐无匹,更蕴含着一股震荡的劲力。
略作思量,纵身跃出冰沟,身上白色的麒麟神纹显现,速度暴增,以超快的身法速度躲避裘御琴弹出的音刃。
只是依旧躲得很狼狈,好几次都被那凶残的音刃击退。
但好在经过一番艰辛的风骚走位,终于突进到了裘御琴身前一丈处。
这让骆天闻看到了希望,获胜的希望。
虽然他之前本身就没有获胜的想法,但如果能获得胜利的话自然最好。
毕竟事关先辈的遗愿,能多胜一场是一场。
只不过还不等出剑,裘御琴忽然改变了攻势,由先前的琴音加音刃变成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。
“天魔八拍!”
只见裘御琴娇喝一声,抓住天魔琴的一端,纤腰一扭一转,带动着沉重天魔琴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回旋,狠狠拍出,力道极狠。
赶忙一个赖驴打滚躲过,随后宽大厚重的天魔琴再次拍来,连续四拍过后,终于命中。
“噹!”
“砰!”
先是剑身斩在厚重的天魔琴身上,随后被那巨大刚猛的力道压着砸在胸口,整个身子都被砸飞出去,再次跌落冰沟。
“我认输!”
带着点颤音的话音自冰沟中传出,骆天闻无奈认输。
他没想到裘御琴还有那般奇诡的招数,现今人家远程有音功,中程范围有音刃,近战还有那般手段,整个一全能战士,让他还怎么打?
“才第四拍就不行了!”
失望的撇了撇嘴,裘御琴很不过瘾,但最终只能托着天魔琴飞掠向观战楼。
作为音功高手,她自然知晓自身的弱点是什么,所以当初特意请自家的大男人弄了个天魔八拍,拥有不弱的近战手段。
“乐器还能那样用?”
裘御弦若有所思的看向怀中琵琶,感觉被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
“没必要暴露出天魔八拍!”
瞅着再次化身大白猪坐到自己怀中的妹子,田昊很不认同这等奢侈的行为。
在他看来单纯用音功的天魔八音就足以将骆天闻拿下,根本用不上音刃和最后的天魔八拍。
留着日后阴一下真正的敌人不香吗?
劍 破 九天
“这可怪不得人家,谁让大弟弟你给的天魔八音那么强,真要用上,那墓鬼子不死也得脱层皮!”
裘御琴委屈的表示这不是自己的锅,本来她的确想用天魔八音的,可骆天闻的那一声师弟妹让她改变了主意。
久雅閣 小說
否则真要将天魔八音用出来,骆天闻非得躺下不可。
要知道音乐在于走心,高明的音功也往往会影响甚至攻击对手心神。
而天魔八音便是纯粹的心神攻击,将武道意志混合在琴音中攻击对手,近乎于无解,很伤神的。
“果然留手了!”
紧跟着纵身飞掠上来骆天闻阴郁了,内心更满满的羡慕嫉妒恨。
他骆天闻怎么就不是个妹子呢?
“天闻,你没事吧?”
肖雨婷挺着隆起的小腹上前,一脸的关切。
“别担心,就是手臂和胸口筋骨有点小伤,运功转一转就好了。”
安慰了句示意自己没事,骆天闻自身的确没什么大事。
虽然裘御琴抡的那一琴力道很重,更有一股震荡的劲力,但他的麒麟真身也不是摆设。
哪怕因为破身的关系还没有修成金脉麒麟真身和紫脉麒麟真身,但强度依旧不低。
这时独孤漠父子两忽然纵身跃下,一人持着一柄大锤,朗声道:“守墓派独孤涧独孤漠请战攻墓派骆天成骆天闻!”
“造孽啊!”
骆天闻再次阴郁的捂脸,这都是十年前的孽债。
当年他以老墓王的密旨通关谷子墓麒麟堂,更让独孤涧自断麒麟臂。
虽然都是被逼无奈,但的确是一份债。
“我陪你出战!”
裘御弦怀抱着琵琶上前,她这种音功高手对独孤漠父子两那种对手有些克制,能占据不小优势,跟着出战更好。
“可你的身子!”
骆天成目光转向妻子的小腹,已经开始隆起了。
“嫂子不可!”
骆天闻也不赞同,当初兄长一标命中,于大半个月后让嫂子怀上孩子,现今不宜动手,否则伤到胎气可就亏大发了。
“不用剑术就成!”
裘御弦态度依旧坚决,虽然自身现今怀有身孕,但只是弹奏琵琶施展音功的话并无影响,最多是消耗自身的功力罢了。
送快递这件破事儿
“别勉强!”
骆天成没再拒绝,由妻子出战的确要比弟弟骆天闻更加适合。
言罢,解下外衣,将内中的玄钢鱼鳞锁子甲解下。
玄钢鱼鳞锁子甲的确防御力强横,可对上独孤漠父子两的金刚昊天锤真没啥卵用。
与其留在身上影响身法速度,还不如解下来。
这个时候能提升一分是一分!
——————
(猪妖裘御琴:看老娘的天魔八拍!)